软装潮流
您现在的位置 : 饰界软装 > 软装潮流
关于“色彩”的思想盛宴
2016-12-21  来源:广州设计周 作者:

         2016国际色彩大会(ICS)于2016广州设计周同期落下帷幕,这是一场关于“色彩的无限可能”的盛会。国际色彩专家、NCS色彩学院院长、NCS Colour副总裁Mr. Karl Johan Bertilsson(卡尔•约翰•贝蒂尔森)先生和香港顶尖室内设计师、黄志达设计师有限公司(RWD)创始人及董事长黄志达先生、海尔创新设计中心总经理吴剑先生三位行业先锋,发表了精彩的主旨演讲,联袂为与会设计师分析国际色彩潮流和应用的最新趋势。此外,NCS色彩学院中国区顾问、色哲色彩顾问咨询机构负责人严巍先生、华为CMF技术专家郜成杰先生、多乐士专业工程渠道高级色彩经理郦晓玲女士、Colourinsight色哲服务机构色彩专家张嵘女士、iColor家居设计服务平台 CEO陈庆辉先生,一同参与了这场有关“色彩”的思想盛宴。

演讲嘉宾:Mr. Karl Johan Bertilsson
主题:《2017-2018的全球色彩》

          在题为《2017-2018的全球色彩》的主旨演讲中,NCS色彩学院院长卡尔•约翰•贝蒂尔森先生向与会设计师解读了全球色彩设计的最新趋势、国外设计领域前沿的潮流理念,并以专业视角解读这些全新资讯不仅向大家表达了自己色彩设计发展前景的肯定和期待,并大胆预测了2017-2018年色彩设计的潮流方向、作出趋势解读。
 

         “所有东西都是黑色的,有了光之后,我们就能够看到颜色,然后我们就喜欢上了看到的这一切,因为每个人都很喜欢颜色,我的名字叫卡尔•约翰•贝蒂尔森,中国的朋友都喜欢叫我卡尔先生,我来自瑞典NCS色彩学院。
         两年之前在美国迈阿密我做过一个色彩研讨会,当时一位室内设计的著名设计师,她提到浪漫的风潮将会风靡全世界,其他的设计师说,那我们就进行这种浪漫的风潮。大家都同意说浪漫是当时的流行风潮之后,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代表浪漫的颜色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什么是浪漫的颜色?于是我们进行了非常长时间的讨论。这也是在设计师进行颜色选择的时候非常困难的一个阶段:我们应该如何去定义一个颜色?如何选择一个正确的颜色?”

        “所以科学家与设计师们在探讨的过程中就研究出了一个方法以及一个系统来定义这个色彩的语言,研究出用6个基本的颜色去描述我们人眼能够看到的1000多万种颜色,同时运用这6个基本的颜色,我们创造出了一个三维的色彩模型,从一个颜色的色相、丰度、彩度,统称一个色阶,去描述一个色彩的颜色,这就是我们的NCS色彩体系,如果大家对研究色彩感兴趣,也可以去到我们在瑞典的总部参与研发。”卡尔先生从一场发生在美国迈阿密的色彩研讨会说起,引申出了有关色彩定义的业界难题。

        卡尔先生向与会设计师和观众细致地阐述了自己对于“色彩潮流”的概念理解:“2017-2018年往后的色彩潮流趋势是怎么样的,很重要的一点,其实色彩潮流它不是一个单一的东西或者因某一部电视剧流行起来,而是说在我们的社会当中已经有了这样一个流行趋势之后,通过某一个东西、热门剧集的推动之后,把这个色彩流行的趋势给炒热了。同时需要强调的是色彩潮流,它不是单独每一年孤立地去看,而是持续地去看,比如要以5-7年这样的时间去看。同时,色彩潮流趋势是一个往返循环的过程,我们的大脑在接受了一种色彩潮流之后,很容易就会产生审美疲劳,进而就会影响到我们接受下一个色彩潮流。所以说我们需要预测明天之前,就需要了解现在,只有了解到现在之后,才能更容易去预测明天。”

         “住在拥挤的城市里面,我们都希望去逃离这么一个压力大又拥挤的城市,而到一些热带雨林或者充满想象的空间去。现在我们的梦境不光只是可以闭上眼睛去做梦,更应该打开眼睛去看到一个虚拟现实为我们创造出的像梦境一样的世界。所以到了2018年这个时间,我们可以把它称为一个“觉醒的时代”,因为我们不想再沉浸在梦境当中,而是打开眼睛去看到我们希望看到的一切。比如说我们在拥挤的城市里面接受了这种居住的现实之后,我们就希望把小的空间布置得更好、设计得更加舒适。

        “另外一个风潮是我们希望把郊区、郊外这种绿色带到城市中来,因为有的时候郊区正在消失,而所有人都变成了城市化的一分子。像这种新的风潮,人们就创造了很多词语出来,比如说像城市农耕、垂直农耕、游击农耕等等这样的词语。”

         “当人们去面对现实之后,更多的人就愿意尝试去改变他们现在的生活,这类人群以女性身份居多。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实的生活,我们会期盼出现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像超级英雄,所以我们可以观察到明年将会有非常多的超级英雄类的电影上映,特别是像我们上图看到的这种女性超级英雄。同时,我们又有另外一个极端。另外一个极端的现象是出现了特朗普现象,其实人们不光看他是特朗普还是谁,只是他们需要一个非常强有力的领导者。”在谈到色彩风潮的发展方向时,卡尔先生这样说到。

演讲嘉宾:吴剑
主题《工业设计的色彩研究》
 

        随后,海尔创新设计中心总经理吴剑先生也发表了题为《工业设计的色彩研究》的主旨演讲,从工业设计的角度分析色彩设计的应用,以家电行业的特点为切入点,分享了海尔在色彩设计领域的探索历程和经验积累。吴剑先生逻辑严谨的思考、详实的演说风格赢得了在场观众的好评。

        “家电行业必须要创新,但是创新有材料的限制,每年我们必须要做新材料、做新的颜色,我们会去找很多相关的因素,包含四个方面。首先家电产品,它不是一个随身用品,页不是个人使用的产品,对于多数人来说,家电是一个家庭的产品,一般会有两个人、三个人,或者有三个以上的人来使用,所以家电不一定只考虑到某个人的倾向,它必须是多人的共同组合。同时,多数的家电还是室内家电,不是放在游泳池、放在一个草坪上,作为一个户外家电,作为室内家电,它就必须要和家居的环境进行一个融合。如果你的背景,你的装修风格整个是北欧的风格,可能你的家电颜色容忍度会高一些,你有很多的空间选择。但是如果你的颜色本身已经很杂乱,你家电的颜色就必须局限在白色、黑色,需要一个灰度而低彩度的设计。”在讲到家电行业的色彩创新时,吴剑先生这样说道。

         谈到色彩设计的工业化应用时,吴剑先生也展现出了海尔作为行业领先品牌的远见和卓识:“我们是怎么来关注色彩创新这个主题?大概有几个探索吧。结合到刚才讲的海尔在垂直领域,我们有五大研发中心、30多个工厂,有工厂在墨西哥、在非洲、在泰国、在印度、在阿根廷都有很多的工厂,我们怎么去把色彩当成一个非常好的流行去管控?首先必须要有一个标准化的流程。我们有很多的设计师朋友都会有共识,当你做一个室内设计的时候,当施工方不了解你这个色彩想表达什么内容,想达到一个什么效果,他会来找你询问。我觉得做得好的一些大师,一年做不超过20个项目,如果你是设计师事务所做室内设计,有可能一年做80-100个项目。但是在企业,我们每年有上千个型号,每天都要同时做很多项目。当工厂、当模具工人、当调色的工人过来找到你,每一个颜色都需要你来关注,需要你来定型的话,这个工作肯定是无法往下做的。所以如何建立统一的标准化开发流程,从大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需要关注什么领域,这个产品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范围,再往后推人群的变化、家居的变化,相关材料和工艺的变化,再到最后形成统一的办法,形成统一的,不管是电子编码,还是什么编码,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演讲的后半段,吴剑先生非常慷慨地向与会观众分享了海尔在色彩设计领域行将尝试的四个方向:鼓励各种色彩行搭配尝试的“无边界的舒适”、注重柔和过渡的“自然冲刷”、提倡高饱和度的“自然”潮流、以及给人温暖、安全感的“柔软风”。

 演讲嘉宾:黄志达
主题:《家居设计的色彩趋势》
 

         紧接着,在设计界享有盛誉的香港顶尖室内设计师、黄志达设计师有限公司(RWD)创始人及董事长黄志达先生发表题为《家居设计的色彩趋势》的主旨演讲。以室内家具设计为突破口,剖析色彩设计理念在实际运用现状和发展前景,解读室内环境色彩受各种外界因素,例如使用者的心理作用、社会潮流喜好、时尚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下作出的各种反应和变化,向现场观众展现了色彩设计理念和时代趋势之间的关系。

       “今天讲色彩,受到主办方邀请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色彩的无限可能。要谈到这个,我会以安毕恩斯空间来跟大家分享。我今天讲的项目有两个是没公开过的,第一个是今天的主题,我发过一些稿件,但还没有正式大型的公开过;第二个是刚完成的一些项目,拿来跟大家分享,也没怎么公开过。”黄志达先生在现场向与会观众介绍起自己一些新的想法和已经付诸实践的项目。

        黄志达先生从著名的安毕恩斯空间理论讲起:“安毕恩斯是气氛、是氛围,如果来表达空间背后的情景或者一个故事,我想更重要的是安毕恩斯来诠释是最合适的。刚才说到到底我们在做的设计是生活,还是一个空间呢?其实两者也许同根,我们坚信创造一定是高于生活,而且要去做落地式的创作,它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而是一个我们要去帮所有的委托方解决问题、事情的过程。任何的设计,我们认为它绝对不能脱离人,人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人来定,来做条条框框,我们设计的空间需要考虑全部,更需要把人的因素放到最大。”

       “其实作设计,三个观点很重要,一个是美学,一个是技术,当然资源也很重要,我们要有一个宽阔的视野,要懂得审美,这样才是有一个好作品的开始。我们要有一个成熟、过硬的设计基本功,将美与设计结合在一起,表现出一个艺术。我们要关注大千世界的信息、市场化的一些信息、设计业的庞大资源库、物料库,这三者都是在我们身上一一存在的。”在谈到对室内设计的看法时,黄志达先生这样说到。

      “我喜欢在空间里面融入五感,因为所有的东西不能脱离人,人是唯一的存在。五感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当然触觉也很重要。80%是来自于我们看到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看到的一定是最快的反映给你的脑子里,来告诉你是不是你喜欢的。当然其他的20%不重要吗?也重要,它来自于什么?可能刚才说到的听觉,可能有音效在空间里面,也有可能有触觉,就是你摸到了材料的机理、纹理。还有什么呢?嗅觉。大家都知道去酒店,一个嗅觉的识别已经在品牌中非常重要了,在空间也是,你在什么功能里面,你可以闻到它的味道,让你也会带来对这个空间的粘性。比如说喝茶的地方,泡上一杯茶,可能能加强你对这个空间的粘性。我们说眼睛很毒,80%用3秒到7秒的时间告诉你的神经,你喜不喜欢,所以显得我们在表面层的机理以及空间的色泽就非常重要了。”黄志达先生分享了在室内设计中,人作为被设计影响“主体”的心理活动,别出心裁地从心理学的角度阐述了色彩设计在室内设计中的重要作用。

《色无界》
色彩跨界座谈

         三位设计大咖的精彩演讲结束后,主持人严巍先生邀请了几位色彩专家共同参与“色无界——色彩跨界座谈”,iColor家居设计服务平台CEO陈庆辉先生、华为CMF技术专家郜成杰先生以及国际色彩专家、NCS色彩学院院长、NCS Colour副总裁Mr. Karl Johan Bertilsson(卡尔•约翰•贝蒂尔森)先生、多乐士专业工程渠道高级色彩经理郦晓玲女士、Colourinsight色哲服务机构色彩专家张嵘女士共同出席,分别就色彩潮流和趋势、色彩对城市同质化的改良、设计师平台等相关问题为现场观众展现一场极富思辨精神和指导意义的头脑风暴。

色彩跨界对话 Q&A

Q:今天很多的演讲里面,无论是潮流的趋势,还是在室内的空间,还是在家电的这些产品里面,几位主讲嘉宾都提到了一个金色,就是明年的潮流趋势,我们知道金色从几年开始,从苹果推出金色开始,就满街的土豪金,已经延续了很多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看到各个地方都有这样的金色,我们就想问一下,华为的CMF技术专家郜成杰先生,华为对于土豪金是怎么看待的,华为是怎么处理这样一些色彩或者色彩潮流的?

郜成杰:大家好,我是华为CMF的郜成杰,其实大家提到土豪金,土豪金最初不叫土豪金,叫香槟金,它推出以后,因为买手机的人非常喜欢,因为有皇族的特质,所以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中东,还是在印度,受欢迎的程度非常高。我感觉到随着土豪金推出以后,后来又推出了玫瑰金,我们华为推出了摩卡金,还推出了一个咖啡金。从整个趋势来看,金色可能会成为手机的一个主流的颜色,但是土豪金,我认为会慢慢推出这个舞台。为什么呢?前一段我跟我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他说有钱人分两种,一种就是土豪,这种人主要分布在中国、印度和中东,土豪的特点就是有钱,但是相对来说文化修养可能会欠缺一点。另外一种有钱人就是富豪,富豪的特点,第一个是有钱,第二个是有时间,第三个是有修养,我希望大家成为富豪,而不单单追求土豪。

针对颜色,主要的颜色趋势,今天的卡尔先生有讲,海尔的吴总也有讲,但是颜色趋势,我认为大家的看法非常接近,我看过阿克苏诺贝尔的颜色趋势,有看刚刚卡尔先生讲的,还有海尔吴总讲的,大家对颜色趋势的认同感非常高,主要的颜色,像黑色、白色,甚至蓝色,都会成为手机产品的一个主流的颜色,当然也有金色,金色具体是什么样的金,像吴总讲的那种,你的白不是我的白,你的蓝不是我的蓝,你的黑也不是我的黑,就是它的颜色是这样的,但是具体是哪一个白,是偏黄还是偏什么样的,这就有差异了,这就是每个公司都会根据自己的产品定位、公司定位来定下来具体要什么样的颜色。
颜色一定要有一个载体,这个载体就是材料,我们怎么来实现它的颜色,就需要一个工艺的处理。其实我主要的工作是把颜色实现在材料上展示出来,简单地讲,就是色彩、材料和工艺,我做的是CMF的工作。针对CMF的工作,第一步就是颜色趋势。颜色趋势搞定以后,我要把颜色的趋势翻译成公司的语言,就是一个效果,最后把这个效果实现出来,这就是我的一个主要工作,也是我对CMF的主要看法。

Q:我们每天行走在这样一个城市,大家都知道,经常出去的朋友,我们也经常看到很多这样的新闻,或者一些报道,会说到中国的城市同质化很严重,色彩不漂亮,然后国外的城市色彩多么的美,中国的城市甚至某些时候可以用丑陋这样的方式来形容。我想问一下,在这个方面作为阿克苏诺贝尔作为这领域的专家,你们是怎么样理解这样一些问题,或者能不能提出一些解决的方案给到更多的设计师或者城市的管理者?
 

郦晓玲:谢谢,我是来自阿克苏诺贝尔公司的色彩经理。刚才主持人提到的有三个问题,我分开来答。第一个,为什么觉得国外的建筑漂亮?第二,我们的建筑为什么同质化那么严重?第三,我们是目前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个,外国的颜色为什么这么漂亮?大家相信国外的颜色,首先第一是没有雾霾,开个玩笑,空气质量确实是影响我们观看颜色的一个重要环境,当然在国外,他们的颜色、他们的城市色彩或者建筑色彩都是由过程或者城市制定标准的,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是用法律法规保证这个颜色的好看。
第二,他们是有非常好的色彩工具管理,比如说今天卡尔先生说的NCS建筑色彩管理的体系。
第三,在国外,他们的建筑涂料是有重涂这样一项规定的,不像中国,做一个建筑,我希望它10年、20年不需要再重涂,经久耐用,这是所有开发商的心愿,国外是定期重涂的,涂料在国外是消费品,不是耐用品。
反过